【幸福感.之二】留白

記得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就是發呆,有時是很舒服地空白著,有時像印度電影「心中的小星星」中的小男生一樣,做著繽紛超幻想的白日夢。

即便國高中,課業壓力相對變大,漸漸講求效率,仍然是快樂的,因為做什麼事都有範圍,完成了該跟上的進度,就可以自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,倒也平衡。

 

有度

直到開始工作,每天都發現不足的地方,除了上班外,大部分的時間都拿來進修,不論是上課、讀書、練手感…整天泡在跟工作有關的事情上,有時還會覺得家裡小事太瑣碎,盡量縮短處理時間,或是由家人代勞。沿用求學時的經驗,好像投入更多時間,就會得到更好的成果,把大量的精神和時間都投資在工作上了。

除了對中醫的興趣以外,也隱隱帶著一種壓力:想要快點變成成熟的醫師、怕自己不夠努力跟不上進度的憂慮。

但實際上進度在哪裡呢?沒有了課表般的表定進度,人要走到哪裡、用何種速度走,都是自己的功課

把時間填太滿的結果就是沒有時間反芻,彈性疲乏的喪失了生活的一點點趣味。雖然每天都有進步,但缺乏跳出來調整方向的時間,靠著當下的反應,有時反而為了細節,疏忽了大局。

在努力拚搏的過程中,漸漸發現要成為一位成熟的醫師,還是需要時間和經驗的累積;更重要的是,醫術之上,要再加上生活的體驗,太過單一的生活經驗,有時或許還抓不到病人除了病以外,身為人的那個結,造成用藥解了病,但病根還在的狀態。

 

留白後的生命感

在工作上作一個有範圍的限制,對於平衡生活有很大的幫助,畢竟生命不只有工作一件事,還有很多工作以外可以帶來快樂的不同體驗。把限制之後刻意留白的時間拿來做其他的事,不論是陪伴家人、思考、旅遊、單純放鬆,都會讓生活感更強烈,即便只是整理家裡,也讓我感到一種簡單的幸福。

以前總看不懂什麼叫做「無法踏進同一條河流兩次」,結婚生子後,對於時間的排他性與無法重來的特性感受更深,每個當下都是獨一無二,人確實可以重聚,但每次重聚都是新的,舊的那次就是唯一了。那樣的唯一,即使是挫折或錯誤,後來的影響是好是壞,終究看自己如何解讀與面對。專注在生活中的每一刻,是孩提時的本能,長大了反倒有些瞻前顧後、患得患失,而忽略了此時此刻。

把腳步放慢以後,一方面能靜心品味生活,另一方面可以思考未來的方向,一下子拉遠,一下子看近,就會越來越清楚自己身為人的本質,除了中醫師的身份/工作外,其他併存的身份、責任與可能性。

 

每個人的幸福來源都不同,我最簡單的幸福感就是留給自己一個發呆的空檔,穿越時空。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