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幸福感.之一】一念一世界

夜診, 一個月回診一次的老病人,照例帶著他的幽默風趣,眉宇間卻多了一絲極難察覺的波折。診完脈,一開口就提到他的西醫師提醒他要注意吃飯速度和工作壓力,這些都會導致他的腸胃系統與情緒困擾更為紊亂,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談著談著,提到了「念一轉,世界就不同了」的想法,但稱呼為轉念其實不太貼切,倒是「一念一世界」保留了真實的原意。

 

產後的那一念

最近一次的「一念一世界」體驗出現在產後第七天的凌晨。

選擇自然退奶的結果就是脹奶脹痛到無法成眠,本來打算早上再請月子中心的護理師幫忙(夜間總是人力相對吃緊的時候,希望不要增加她們的負擔),但實在痛到找不到一個安睡的角度,只能硬著頭皮打到護理站。沒想到護理師到房間一看,就溫柔地「責備」我:「媽媽,還好妳這時候叫我們來,拖到早上才來的話很可能就要乳腺炎了!」然後俐落輕手地幫我擠奶。

半小時過去,總算可以平躺了,護理師輕聲叮嚀一些衛教事項,再提醒一句:「不舒服要馬上叫我們哦!」便讓我安心睡下。

在快要沉睡的前一秒,模糊的思緒忽然飛到一個月前,與媽媽和一位阿姨一道品茶,那時傍晚的夕陽灑在茶具上,沉靜古樸。我媽淺嚐即止,好奇問阿姨:「妳都不會因為喝茶睡不著嗎?」阿姨微笑,帶著理解的眼神:「不會阿,那是因為你的概念中,把茶和失眠連結在一起了。我不管什麼時候喝茶,仍然可以倒頭就睡。」

我當時只管品著好茶,聽著覺得「原來有人這樣想的啊~」,也並不留心。

在脹奶難眠的那一夜,快失去意識睡著的前一秒,一個念頭蹦在腦子裡「其實產後也未必會和脹奶連在一塊」,接著就沉沉睡去。

隔天一早,神奇的事發生了,乳房是柔軟的!接下來的日子裡,就從兩天排空三次乳汁逐漸退到偶爾要擠一點奶,出月子中心前的一周就不再需要擠奶,而這段時間也從未脹硬到快變成乳腺炎的程度。

 

轉念就好了嗎?

病人聽完,帶著懷疑地問:「所以我只要說服自己不要那樣想 (放慢速度吃飯),壓力就可以消除嗎?」

「不是『說服』,身體會抗拒『說服』這個動作。而是告訴自己有這種可能。」

「要轉念好難哦~」

「嗯…這跟轉念有點不太一樣,轉念比較像否定之前那個念頭,改成現在這個念頭。其實兩種念頭都可以存在,只是我們習於舊念頭的連結,下意識覺得新念頭不太可能。當你領會到新念頭也是有可能的時候,自然就會有新的狀態出現。(舊念頭有時也是知識障,常常是別人說的,而沒有自己的實際經驗。)」

「那要怎樣才能達成?」

「最簡單具體可行的方式就是每周找一天打破原本的生活模式,以新的方式生活。多想想不同的可能性,然後慢慢等。」

「等?!」

「嗯,保持開放的心態,放輕鬆,累積夠了,時間到了,念頭自然就連結了,身體也會有感覺,然後你就會看到那個新世界。有時執拗地想要快點突破,反而失焦,不過…這樣的體驗也會更深刻吧。」

這樣的想法其實源自於JT叔叔的新時代療癒課程。

(待續)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